看到名稱讓人回想到小時後所看的發哥主演的監獄風雲系列

我想到過的人都會爲了裡面的犯人之間的兄弟義氣所動容

然後後會覺得警察都是壞蛋~狂笑

當然我覺得現實生活中~不管是監獄裡監獄外的都不是啥好東西XDDD

咳~~~回歸主題

這是一部劇情很暴力,文字描寫也很暴力的豆花文(鼓掌)

很當然的所有場景都是在監獄裡

從殺手─鄭允浩

影視巨星─金在中

軍火販子─金俊秀

醫生─朴有天

天才粉絲─沈昌珉

由這樣的腳色一個接著一個進入監獄所展開的變態殺人劇情XDDDD

現在我還沒看完,但作者的文字描述真的還挺高深

結局.....我雖然還沒看完但是去踩玩雷了(壞習慣~壞習慣~拍打)

是部很反轉的結尾~~呵

我不得不說我真會挑~又是部系列文

第一部已經結束了,監獄風雲2目前正在連載中,有興趣的人也可以追一下

086.gif  名稱:監獄風雲<第一部>

086.gif  作者:濯越

086.gif  類型:血腥暴力/H無

086.gif  配對:豆花/米秀

086.gif  連結:http://tieba.baidu.com/f?z=542540600&ct=335544320&lm=0&sc=0&rn=30&tn=baiduPostBrowser&word=%CE%DE%CB%AE%B6%B9%BB%A8%CE%C4&pn=0

086.gif  試閱:

所有報告顯示沈昌珉並沒有說謊。
 殺人動機,殺人手段,沈昌珉都一一告訴警方,那麽接下來他要告訴警方什麽?還是就這樣銷聲匿迹,鄒衍這樣懷疑不是沒根據的,因爲他已經幾天沒有收到沈昌珉的郵件。警方的搜查工作陷入一片迷茫。

 張擎看著他的上司掐滅一根煙,看表情顯然還沈浸在這件如此不同尋常的案件中,“既然沈昌珉是金在中的影迷,難道沒有想過從金在中身上入手麽?”
“當然想過,可是金在中已經入獄了。與外界沒有任何聯系,這樣一個與信息隔絕的人不可能提供給我們任何有用的線索。再說沈昌珉也許只是他衆多影迷中的一個,他並沒有多大的可能記住每一個影迷。” 
“那最後是怎樣找到沈昌珉的?”
 “政府知道這件事後,就想把沈昌珉這個天才收歸己用。你知道,只重視才能不重視過去已經是政府用人的潛規則,就像現在很多被重用的人過去都有汙點一樣。不過,沈昌珉這樣一個瘋狂的天才,恐怕並不是政府能夠駕馭的。于是政府想盡一切辦法和沈昌珉取得聯系,要知道,他每次發給我的郵件都是不可回複的,所以政府花了很多精力,不過可笑的是,竟然一直一無所獲。直到今天我再次收到沈昌珉的郵件……”

 上午鄒衍百無聊賴的坐在辦公室,沈昌珉的案子已經因爲情況特殊被交給征服內部處理,他沒想到自己會再一次收到沈昌珉的郵件:我知道最近政府在找我,他們的條件的確很誘人,不過我並不感興趣,他們花了這麽長時間都沒能找到我,顯然已經失去了遊戲資格。告訴他們,我在金在中舊居。
 鄒衍立刻向上級報告,于是由鄒衍帶隊前往金在中舊居抓捕沈昌珉。然而在後面的兩輛車裏還坐著政府的談判高手,政府對人才向來執著。
 
 經過一個小時的路程,鄒衍終于站在這幢莊園式別墅前。他的手下已按照他的吩咐將整個別墅包圍,接著鄒衍拿出喇叭喊道:“沈昌珉,你已經被包圍了。”
 然後所有人都看到了別墅的門被緩緩的推開,門後走出了一個俊逸的少年,他有著一張電影明星般好看的臉,舉手投足都帶著天真的氣質和穩重的睿智,一個20歲的天才,他的氣質誘人而且特別。
 沈昌珉笑了笑:“我並沒有任何攻擊性武器,你們可以抓我走了。”
 接著鄒衍爲他帶上了手铐,他從沒有見過氣質如此從容大度的凶手,即使知道他一夜奪走了100多條人命,卻很難不對他産生好感。

 鄒衍坐在審訊室看著坐在他對面的沈昌珉,到現在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這麽輕易的就抓到了這個天才的“遊戲”設計者。他已經承認了他的全部罪行,“爲什麽用這麽極端的手法阻止抑覺村的血祭,也許我們可以慢慢將他們從盲從的誤區中解救出來。”
 沈昌珉認真的看著鄒衍:“警官,血祭這種習慣是村裏沿襲了幾千年的。當一個人從出生就被灌輸某種思想,那麽他這一輩子都會以這種思維方式來定位以及衡量他的價值觀,而且人是一種盲從並且膽小的動物,當他們看見身邊的人都這樣做,即使在他的價值觀裏這樣做是錯誤的,他也會強迫自己去扭曲本身正確的價值觀來適應那些被大衆所信奉的行爲。那些本身懷有錯誤價值觀並以他爲人生導向的人是可悲,那些強迫自己變更價值觀來屈服于荒謬的人是可憐。所以最好的解救辦法,就是殺了他們,其實對他們來說這是一種解脫。”
 鄒衍看著面前的少年,他第一次遇見將自己的殺人理由說得條理清晰而且無可反駁的殺人犯。
 “爲什麽一次一次發郵件給警方提供線索?”
 沈昌珉歪著頭想了想,鄒衍發現他每次回答問題都很認真的在思考,“我並不想太容易的被愚蠢的警察抓到,而且這場遊戲顯示了我的一些能力,起碼政府需要它,那麽這就是我和政府談判以達到某種目的籌碼。”
 “某種目的?”
 沈昌珉並不避諱:“是,不過這與本案無關,所以我沒有必要回答你。”
 “好吧,那麽最後你爲什麽提供給我你的地址,並且毫不反抗的被警方逮捕?”
 “因爲遊戲是雙方的,可是當你的對手過于愚蠢,那麽這場遊戲已經失去讓人興奮的動力。而且我相信我一定等不到警方找到我的那一天,因爲那時候恐怕我已經不在人世了。我還有很重要的事做,所以並沒有打算把時間花在一場讓人提不起興致的遊戲上。”
 鄒衍看著面前帶著無辜眼神的少年,盡全力克制住一拳打死他的衝動,這個小子竟然這樣直言不諱而且將他這個一直功績不錯的警察貶的一文不值。
 “那麽你怎麽肯定‘愚蠢’的警察能夠根據你提供的晦澀的線索找到你的筆迹,了解到你的殺人動機,你的殺人手法?”
 “其實只有筆迹的線索有些晦澀,可是對你來說並不難想到。因爲我算准了你女兒的書法比賽時間,而且我看過她的書法,和她的同齡人相比的確出色。至于那兩部電影,純屬我的個人興趣。我不會留下解不開的線索。”
 鄒衍皺眉,“難道警方內部有你的眼線?”
 沈昌珉笑著搖搖頭,又點點頭,“利用得當的話,網絡是每個人最好的眼線。”
 
 鄒衍搖搖頭,起身准備離開,“你是一個難得的天才,相信你也該知道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麽。”
 沈昌珉又用他那種特有的專注眼神看著鄒衍,“也許你很不能理解我的行爲,但是我告訴你,我不做任何事任何人的犧牲者,我只做終結者。”
 
 這就是鄒衍唯一一次與沈昌珉的面談,之後他聽說沈昌珉並沒有爲政府工作,但是他似乎以某些籌碼在與政府談判高手的談判過程中如願以償的進了黑水監獄。後來鄒衍打聽到那個沈昌珉最喜歡的電影明星金在中也在那所監獄,他想沈昌珉也許一開始就算好了,以自己的方式解救了抑覺村,然後以此鋪設出通向見到自己最喜歡的人的道路。

chi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