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呀~

爲啥要有個米秀完結文吧

還又有個豆花完結文吧

接著又來一個完結豆花米秀文吧....我都亂了th_1218127120.jpg

 

這篇很淡不是很激情但是還蠻有愛的

讓人有點想到《天天》那篇

前面是兩個時空的同步進行

認識有天的俊秀與有天離開後的俊秀

 

除了中間有一個莫名奇妙來搗亂的女人~讓我很無語......這一段真是出現的很沒必要..哈

家,

有我,

有你才算的上完整

 

086.gif  名稱:家 

086.gif  作者:xiah_future

086.gif  類型:清水中長文/HE

086.gif  配對:米花/米秀/豆花

086.gif  連結:http://tieba.baidu.com/f?kz=569765764

086.gif  試閱:

2008

我終于下了決心要把房子賣掉。
告訴允浩哥時他吃了一驚,很自然地問了爲什麽。
這個問題讓我有些頭疼。也許是因爲以後再不會有閑工夫去打掃幾個長時間沒人居住的空屋子,也許是因爲我比起不動産來說覺得等價的錢更實在,又或許我只是想把它賣掉,僅此而已,無所謂理由不理由的。
然而卻無法忽略掉由于這句“爲什麽”而産生的大腦自然運作,以及因這思考而得出的結論。我知道自己是想通過賣掉房子來表達些什麽。
但我也說不清楚想表達的究竟是哪種別扭的情感。
所以我沒有回答。
允浩哥也沒有多問,只是從我手中接過房子的相關證件,說了“好吧我幫你辦”。

2005

從來沒有和陌生人一起合租過,所以很安分地比約定時間早到了一個小時。
我的行李非常少,一個箱子一個背包。箱子裏是幾件衣服和我不論到那裏旅行或是住宿都一定會隨身帶著的枕頭,沒了它我無論如何都不會睡得安穩。背包裏是極少的日用品以及幾張喜愛的專輯,外加一個廉價的筆記本電腦。
由于來得太早,我只好挑了較小的那間臥室,把東西都放進去。
正忙活到一半的時候外面響起了乒乒乓乓的聲音。
我走到客廳,卻看到幾個穿著搬家公司統一服裝的人正往屋裏擡一架鋼琴。純黑的,Yamaha。然後是外面傳來的一個男聲,“小心點別碰到門框!”
幾個人慢慢挪進來後我終于看到了聲音的主人。
他也看到了有些愣神的我,笑笑,算打過招呼。
鋼琴在二十分鍾之後終于被端端正正地擺放到他的臥室裏,占了不小的地方。我也不好幹在一邊兒看著,便幫忙把他放在門口的三個箱子都拿了進來,挺沈。
那男生擦擦汗,給了工人一些錢,然後終于轉向我。
我注意到他比我高一點點,兩厘米頂多。
“金俊秀呢?”
這句話把我問得很蒙。
有些疑惑,“我就是啊。”
他明顯地愣了一下,“可是那登記表……”
我反應過來。
當時去房産中介說要找合租人的時候確實填了張表格,只是身上沒帶應當貼上的一寸照片,偏偏隨行的李赫在又帶了要扔掉的學生證,就挺不負責任地把那裏面的照片給搶了過來。後來聽說找到了合租人,我只顧著高興連對方的簡曆表都沒有拿來看。
看來他可沒想我這麽粗心。
“那個是我朋友的照片,對不起……”多少有些尴尬。
“哦……”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唉,壞了。”
我以爲自己聽錯了,便問道,“你說什麽?”
“本來就告訴中介的找個長得不漂亮的來,”聳聳肩,“這下完了。”
換作是個女生的話估計會因爲他這句話興奮上一陣子,畢竟這小子長得真得很不錯。可我不是女的。首先赫在他還是很帥的,你一個外人憑什麽對人家的長相說三道四;再者你這條件是怎麽回事,明顯就不正常;最重要的,我金俊秀不喜歡被別人說成漂亮,你要是換成帥我倒是會欣然接受。
脫口而出“爲什麽?”,帶著質問的意味。
“因爲我是同性戀。”滿不在乎的樣子。
我承認我完完全全被驚住了。
“啊其實也不能這麽絕對,算雙性戀比較准確。”居然又補充了一句。
我腦子裏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搬出去。不是自大,從小到大我聽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俊秀你長得真好看。我不敢保證像眼前這樣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雙性戀不會對我産生那方面的意思。更何況我才剛畢業,只想安心工作好好賺錢,不想被卷入什麽感情糾葛。
這時他忽然笑了,伸出右手,“我叫樸有仟。”
我雖然不大情願卻也不能失了禮節。
然後他拍拍我的肩膀,一幅很坦然的樣子,“放心吧我現在有伴兒,你很安全。”
我很想說句謝謝你我正好愁著呢,但我還是只露出了一個同樣坦然的笑容。
“以後就住在一起了。互相多關照吧。”他說了這次見面的最後一句話,然後進了臥室。
而我找出電話本,向房産中介的接線生說我想換房。那邊有些爲難地說可能有些困難,我說沒關系我可以等。
其實我並不是討厭樸有仟,而且也因爲他的那句“你很安全”而莫名地沒了之前的想法。
我只是忽然有些不安。
鄭允浩是樸有仟的朋友。兩人似乎已經認識了很多年。
所謂人以群分,我很自然地把他歸到與那個家夥相同性格的範圍之內,認爲他也是個頂著張俊臉到處油嘴滑舌拈花惹草的主兒。
可是那天晚上允浩和樸有仟喝得醉醺醺被出租司機送來之後,我看到他滿臉的眼淚以及念念有詞的口。
反複叫著的那個名字,好像有一個“中”字,沒有聽清。
總之我覺得喝醉之後還能只叫同一個人名的人一定不壞,起碼比樸有仟這種花心大少要強許多。所以我從那之後開始叫他允浩哥。
年紀輕輕的就在外企當部門經理,只比我大兩歲卻拿著有我七八倍的月薪,爲人好得不得了。
我是真的搞不懂像允浩哥這樣優秀的人怎麽就能和樸有仟成了至交。

2008

決定去探望媽媽,所以買了去日山的車票。
結果居然在車上碰到了在中哥。一瞬間我們都有些愣神,卻沒有許久未見的尴尬。我知道他看我的眼神爲什麽那麽驚訝,因爲我是真的變了很多。
與那時相比,完全是兩個人了。
在中哥笑了,說,“俊秀你就這麽急著抛開過去?”
一擡眼,正好瞧見他白皙漂亮的耳垂。
耳洞已經不見。
于是我也笑了,說彼此彼此。

2005

一個月內我都沒有接到中介的電話,大概是真的不好找,我便也沒了想法。
畢竟是剛到首爾,我只有刷盤子洗碗的工作可做,每天早出晚歸,周六周日也很少膩在家裏。所以也不知道樸有仟到底是做什麽工作的,只是每天晚上都見他端端正正坐在餐桌旁便在等著我一起吃晚飯。
起初覺得有些別扭但他總是說著不喜歡一個人吃,太孤單。我也只好去習慣。
吃飯時也不怎麽說話,我累,他餓,都不輕易開口。
漸漸的就每天都是如此,即使有朋友請客也會推脫掉。
那天老板少見地給了我們半天的假。我忽然想起自從住到那兒之後好像下午就沒回去過。
拿了鑰匙開了門進去,剛要找拖鞋就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因爲首先看到的是裸著上半身,長相特別漂亮的那個男孩兒,我第一反應就是肯定是樸有仟把情人領到了家裏來,又好死不死被我撞見。所以我轉身就想出門。
“餵!”
我只好又轉回身。
樸有仟有些好笑地說,“怎麽了?”
這時我才注意到他面前的素描畫板。
就在我還有些迷茫的時候那男生已經穿了上衣,走過來,又伸出手,“你是俊秀吧?我叫金在中,有仟的模特。”
模特??
我反應了半天。
然後,“……他是畫畫的?!”
“你應該用畫家這個詞。”樸有仟一邊收拾著美工筆一邊說,“你不在家所以不知道,我每天都畫,而且模特固定。”
我仔細打量了一下金在中。皮膚特別白,眼睛也大,總之特漂亮,對于一個男人來說好看得有些過分。白皙的耳朵上,一左一右各帶著一個耳環一個耳釘,銀的。我一向對于這種人很排斥,可看到他幹淨的笑時卻沒有絲毫的不喜歡。
金在中像哥們兒一樣拍拍我,“你和有仟一邊大,所以得叫我在中哥,知道嗎?”
我點點頭,在心裏又一次感歎樸有仟運氣好,明明挺那啥的一個人,周圍卻總有比他強不知多少倍的好人。
三個人結伴去了附近的餐廳。一路上我一直在和在中哥說話,樸有仟明明是受了冷落卻還是哼著歌跟在旁邊。
其實不用說我也知道,他們是情人。
在中哥倒也大方地承認了,一點扭捏也沒有。
之前我總覺得同性伴侶裏總得有個人像異性。樸有仟是不能指望了,可是在中哥雖然漂亮,性格卻很豪爽幽默,完全沒有女人那種特質。
走到一半時他像想起了什麽,衝旁邊的樸有仟說,“把允浩叫來吧。”然後樸有仟就掏出電話,更加脫離我倆。
在中哥爽朗地笑起來,有點自言自語的性質,“不知道那小子最近怎麽樣。”
真的有些奇怪。比起樸有仟來講我和允浩哥在中哥似乎更好相處,雖然我認識他在先。
四個人坐在窗邊,不知不覺地就談到年齡問題。
“在中最大,然後是我。你倆呢?差得多嗎?”允浩哥轉著手裏的紙巾。
“我小吧……十二月的,”我說,“15號。”
“那你得管我叫哥啊!”有遷一臉吃了多少虧的樣子。
我才想起這麽久我一直都沒怎麽稱呼過他。不情不願地叫了聲,“有仟哥”,然後看到他略帶調戲的表情。
本性啊本性。
我無視他,轉向在中哥,“哥,耳環真漂亮。”
“哦,”笑開了,“有仟送的。”
我恍然大悟。
“真肉麻,”允浩揉著胳膊,學著剛才在中的語氣,“有仟送的~~~”
“鄭允浩!!”
回去的路上在中走過來。
“你別看他總一幅挺滑的樣子,其實他挺好。”
我知道那個“他”指的是誰,沒有作聲。心裏有些奇怪幹嗎要說這個呢。
“他和我說你好象有點怕他,所以你……”
看著在中哥認真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怎麽能有這麽單純又坦率的人呢。
我點點頭,“知道了。其實我不怕他。”
身後傳來允浩哥的聲音,“在中你坐我車走吧。”
然後就道了別。
只剩下我和樸有仟兩個人,慢慢地向前走。
半晌他開了口,“在中和你說了很多話。”
“是啊,怎麽?”我問,“吃醋?”
“我還不至于爲這麽點小事吃醋,”他看看我,笑起來,好像我問的問題很幼稚,“我就是挺高興的,謝謝你。”
我搞不懂了。
“在中他,不太喜歡和別人相處。這回終于多了個朋友。”
還真是很少看到這麽正經的樸有仟。認識了有一段時日了,他好像從來都沒這麽說過話。
就那麽愛他嗎。

chi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