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靠我的腰

有段時間沒看神起文了~~~不過其他一般BL~BG文倒是照看

這篇也許很多人看過~但我還是第一次看他的作品(應該吧....我之前看文不大看作者)

也許看到前面的內容會覺得以後會發展的很虐人

其實..................也還好

就金在中自己一個人在那自虐而已.....囧

 

086.gif 名稱:Make a secret

086.gif  作者:暴力小智律

086.gif  配對:豆花/米秀/庚澈

086.gif  類型:長篇/小虐/搞笑/架空/HE

086.gif  連結:http://tieba.baidu.com/f?kz=473795282

086.gif  試閱:

Part 1 【Make a begin】 

一棟純白色三層別墅坐落在漂亮的花園裏。 

別墅頂部由金色镂空圍欄遮起來,隱約可以看到生長的很旺盛的長葉植物。純白的牆面交替鑲嵌著金色裝飾,帶有濃厚的歐洲韻味,因此看上去更像一座曆史悠久的博物館。從象牙白色镂空大門外能清楚看到裏面的美景,當然,我指的美景不僅是那棟建築。 

剛剛灑過水的草坪綠油油的,閃爍著彩色的光芒,將五顔六色的花襯托得嬌豔欲滴。雖然各種植物數不勝數,但卻並不顯得擁擠。用花色石頭鋪成的小路在門口與大路分開,通往別墅後方。偶爾能看見一兩個年輕女傭,穿著黑白相間的短裙,有說有笑地從花園經過,像極了歐洲十八世紀的莊園。 

它美得讓人移不開眼睛。 

一個漂亮的男孩雙手扶著白色大門,好奇地往裏面張望。 

“報告長官,我們已經到達鄭家了……還沒進去……是是,是……辦好以後我就回警局。” 

年輕警官挂了手機,深吸一口氣。 

這裏可真大啊…… 

“小在,就是這兒。”韓警官走到男孩身後,一只手搭到他頭上。 

“別動我的頭發!”在中不爽地甩開大手,皺著眉頭說:“再叫我小在你就死定了!” 

韓警官先是一愣,而後賠著笑臉說:“呵呵……我們進去吧。” 

“我媽媽……真的住在這兒嗎?”在韓警官要按下門鈴的一瞬間,在中猛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嗯?”韓警官納悶地盯著在中。從剛才離開警局他就不對勁,整張臉寫滿了猜疑,到這兒以後,他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失了神。 

“這裏這麽大……我媽媽就是在這兒工作嗎?”因爲一改往日的活潑好動,所以韓警官有些詫異。怔怔地想了幾秒鍾,他笑了:“沒錯,一會兒你就能見到你媽媽了,難道你不興奮?” 

在中咬了咬嘴唇,倔強地把頭偏向別處,韓警官這才按了門鈴。 

穿過長長的小路,在中雙眼始終盯著地面,把細長的手指纏在一起,不停摳來摳去。韓警官看出了他內心的忐忑,長歎一口氣,跟著年輕的女傭走進那棟博物館一樣的別墅。 

“請坐吧,夫人馬上就下來。”迎接他們的是個年過半百的婦人,說話的同時一直打量在中,隨後到後面准備茶水去了。 

如果說從外面看起來像博物館,那麽裏面就是真正的宮殿。奢華的風格將寬敞的客廳填充得整齊有序。無論是從房頂垂下的羅盤式吊燈,還是純石砌成的裝飾壁爐,又或者是大廳印有火紅玫瑰的翻毛圓毯,無一不顯示著主人的高貴與富有。所以在中一句話都不說,下意識的望向韓警官。 

“小在,這裏很棒吧?” 

在中眼睛飄向粉白色大理石柱,看了一會兒,又回到黑亮的茶桌上,只是神情比剛才更寂寞了。 

韓警官歎了口氣。 

銀白色镂空樓梯傳來輕盈的腳步聲,兩人聞聲望去,看見一個三十出頭的貴婦人,衣著華麗地下樓來。 

婦人很漂亮,烏黑的秀發垂在肩頭,高貴大方。細長的鳳眼盛滿笑意,很和氣的樣子。像電影明星。 

“你,你好!”韓警官緊張的站起來,吼出的聲音震耳欲聾:“我叫韓載碩,是首爾警察局人口管理處的警司!” 

在中一臉鄙視地看著韓警官,從牙縫裏“切”了一聲,站到他身後去了。 

“呵呵,請先坐下說話吧……寶媽,倒茶。”鄭夫人坐到沙發上,仔細打量著在中,問:“這孩子就是小在吧?” 

話音剛落在中臉上就顯露出了厭惡的神情,韓警官趕忙壓住在中的肩膀,讪笑著:“是啊,他就是在中。” 

在中不喜歡別人叫他小在,真捏了一把汗。 

“真是可愛呢……比照片上更漂亮,像個女孩子似的。”鄭夫人毫不掩飾她的喜愛之情,笑容盈滿眼眶。但她這句“女孩子”顯然又犯了在中的大忌,他眼神充滿敵意,小拳頭握得緊緊的。

韓警官咳了兩聲,岔開話題:“電話裏可能講不大清楚,我特意……帶了文件來。”說完講灰色文件夾打開,掏出一疊資料。 

“等一下。”鄭夫人突然打斷韓警官的話,拉過在中的手:“小在啊,這兩天你也累了吧?先上樓去休息,媽媽一會兒才回來,一會兒讓她去找你,好不好?” 

在中被鄭夫人和藹的笑容迷住了,怔怔地點點頭。 

“寶媽,帶小在到客房休息。” 

韓警官看看在中,抱著他親了親,在中嫌惡地推開他,跟著寶媽上樓,但走到樓梯口時,還是依依不舍地回頭望了他一眼。韓警官鼻子一陣發酸,趕緊調整了自己的情緒,將話題轉回來。 

“在中的父親金漢英是在7月10號——也就是半個月前去世的,死因是酗酒過度……因爲在中還有生母,所以不符合送去福利院的條件。我們調查過後決定把在中送到她母親身邊,不知道她……” 

“美淑要過一會兒才回來,”鄭夫人神情略顯凝重:“事實上在此之前,我從來沒聽美淑提起她的過去。她來我家時才十幾歲,當時像逃難一樣……誰也沒想到她有個這麽大的兒子……她在得知消息後也顯得很排斥,甚至拒絕接受小在。” 

“這怎麽行?!”韓警官一聽,急得要蹦起來:“在中是她親生兒子啊!她不承認怎麽行?!” 

“韓警官,請您冷靜一點。” 

“她不承認……在中就沒地方可去了。”韓警官深深歎了口氣。 

鄭夫人說:“您請放心,小在既然到了我們鄭家,那就是我的孩子。她不養也得養。但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麽隱情,希望您如實告訴我。” 

韓警官端起杯子將裏面的咖啡一飲而盡,這才開了口。 

“在中這孩子倔得很。他是一個人跑到首爾的,我們收容他以後回全南調查過,村裏人都說他父親是個酒鬼,經常對在中又打又罵,他媽媽就是忍受不了虐待,剛生下在中就跑了。” 

“原來是逃跑,我說怎麽這麽狼狽……”鄭夫人若有所思地應著。十年前那個下雨的夜晚她還記憶猶新。 

“最重要的是,在中的父親當年強奸了他母親,所以那段婚姻其實是不成立的,他只是強制留下他母親而已。” 

“強,強奸?!”鄭夫人驚得說不出話來。她一直覺得奇怪,就算是在農村,也不該十五歲就生了孩子吧,而且她對自己的過去向來閉口不談,如果是因爲強奸,那麽對在中的排斥也就說得通了。 

想到這裏,她深深歎了口氣。不管怎麽樣,孩子總是無辜的,這麽對在中,太可憐了。 

“請放心把小在留下吧,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奇怪,大樹藏哪兒去了……走廊上,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四處張望著。他個子很高。勻稱的身材搭配白色T恤和黑色背帶短褲,讓他顯得神采奕奕。只是帥氣的小臉上呆著一絲冷漠,與他的年齡很不相符。 

“大樹……出來!”他一間一間搜尋著他的目標,因爲房間太多了,所以他開始煩躁起來。 

最後一間,再找不到就下樓。 

他皺著眉頭推開門,大吼道:“大樹!給我出來……我餵你烤香腸……” 

話說到一半,突然像用剪刀剪斷一般停住了。因爲他注意到,柔軟的床上睡著一個天使一樣的孩子。 

在中睡得很安靜,烏黑的頭發微微蓋住額頭,他的睫毛濃密纖長,像花瓣一樣蓋在眼睛上,挺翹的小鼻子不時地收縮鼻孔,輕微的呼吸著。粉嫩誘人的小嘴微微上揚,無意識地露出笑容。 

太過安逸的一個面孔,完全看不出他年幼的心靈曾遭受過怎樣的重創。 

而門口的那個男孩眼中,他就是一個天使。 

“男的女的啊……”略帶焦急地往樓下衝,卻在看到陌生人後恢複了他慣有的冷漠。 

“媽……樓上客房有個……” 

“哦,允浩啊。”鄭夫人扭過頭衝他招手:“過來打招呼,這是韓警官。” 

“……您好。”雙手插進褲袋,緩慢地走下樓。 

韓警官立刻恭恭敬敬地回禮,心裏感歎著有錢人家的少爺就是不一樣,穿著打扮都這麽氣派。他看看表,說:“鄭夫人,時間不早了,我還有事要回去,今天就談到這兒吧。” 

鄭夫人不顧允浩詫異的眼神,微笑道:“在中的事您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一定。” 

“如果又什麽變化,請立刻通知我們。”韓警官憂心忡忡地叮囑一句,這才跟隨寶媽出去了。 

而此前一直保持高貴舉止的鄭夫人一屁股坐到沙發上,大大咧咧地哼唧起來:“啊……這樣笑真累啊……還要坐的規規矩矩。” 

允浩鼻子輕哼一聲,走到沙發旁:“媽你真虛僞。” 

“死孩子怎麽說話呢你?!” 

“我們家怎麽會來警察。” 

“哦,是爲了在中的事。”鄭夫人脫下披肩,說。 

“在中是誰。” 

“就是樓上那孩子,你看見了吧。” 

“男孩?” 

“是啊,很像女孩子吧。” 

“……嗯。” 

“那你喜歡他嘛?” 

“呃?”允浩好看的眉毛跳起來,看向壞笑中的媽媽。 

“呵呵……逗你的。” 

“不好笑。發生什麽事了?” 

“就是樓上那個漂亮孩子啊,是美淑的兒子。” 

明亮的眼睛掠過一絲詫異,語調仍是平緩:“怎麽可能,美淑姨沒結婚哪來的小孩。” 

“沒結婚就不能有小孩了?結婚只是一個形式,而感情一旦到達……”“別跟未成年人講這種話題!”允浩皺起了眉頭。 

“……總之以後小在就是我們家的人了。” 

“爲什麽。” 

“如果美淑不要他,那他就無家可歸了。” 

“鄭夫人,拜托你講話一次講完。” 

“呦呦,我們冷面小王子什麽時候也變得三八起來啦?” 

允浩一愣,黑著臉站起來:“不願意說拉到!” 

“別呀別呀……你現在脾氣怎麽這麽大。”鄭夫人無奈的拉住他:“大概情況就是當年你美淑姨不堪忍受丈夫虐待,生下小在後就逃到我們家當女傭了,你記得嘛?就是你出生前一天。” 

“拜托!我怎麽可能記得?!我還沒出生!” 

“哦 ……抱歉……小在一直跟著他的酒鬼父親長大,吃盡了苦。不久前他父親去世了,所以他被送來這裏找他的媽媽……但你美淑姨好像不太樂意接受他。” 

“爲什麽?” 

“大概因爲看見小在就會讓她想起不愉快的經曆吧。不過沒關系,我打從第一眼開始就喜歡小在,她不要正好,我當我兒子養著!” 

允浩面無表情地站起來往門口走去:“那畢竟是美淑姨的兒子。” 

“呵呵,這我知道……哎,允浩你去哪兒?” 

“找大樹。” 

“大樹大樹,你那只破狗成天到處亂跑!你看見它比看見你老媽我還親!過分……遲早我要煮了它!” 

門口瘦長的身子頓了頓,邁步離開了。 

一個女人神色慌張地打開大門,匆匆忙忙往裏趕,年輕的臉龐上寫滿倦意,但仍掩蓋不住那股清秀.穿過長長的花園,她突然看到一個帥氣的男孩正蹲在草坪上和一只大狗嬉戲.于是她立刻站住腳步,恭順地喊道:“允浩少爺.” 

“哦……美淑姨。”允浩微微擡頭應了一聲,又轉過身去,看不到一絲在意。 

女人這才拔腿往裏面跑。 

看見她進屋,允浩站起來,靜靜地望了望二樓左邊那扇窗。

在中睡得迷迷糊糊,隱約感覺有人在推他。睜開眼睛,看到了一張蒼白冷漠的臉。這張臉和自己太過相似,以至于自己不用猜都知道她是誰。 

“媽……媽媽?”試探著叫了兩聲,在中發現女人的表情有了一絲松動,然而很快恢複了開始的冷漠:“起來。” 

“……”在中有些發蒙,他一骨碌爬起來,追問道:“是媽媽吧?你是我媽媽吧?” 

“起來,回我房間!這房子不是你住得起的。” 

“媽媽!” 

“別再叫了!煩死了!”美淑厭惡地甩開在中的手,站起身來:“趕快穿好衣服,把被子給整理好!” 

“砰”一下,門被推開了,只見鄭夫人眉頭緊皺衝進來,劈頭就問:“美淑,你怎麽這個態度?!這是和從未謀面的兒子見面時應有的反應嗎?!” 

“……” 

“孩子有什麽錯?你再不滿也不能把氣撒在他身上!” 

美淑咬住嘴唇,肩膀顫抖得厲害。在中則小心翼翼地下了床,按照媽媽的話疊著被子。眼看他一改剛才的頑皮,鄭夫人氣不打一處來:“小在多聽話!你年輕,沒當過媽媽,這我理解,但你還是得清楚,他是你身上掉下來的肉!” 

鄭夫人性子直,又有點孩子氣,所以平時和下人們相處得一直很好。而美淑十五歲就到鄭家來,她對她更是照顧有加。今天要不是因爲太氣憤,她絕不會翻這個臉。 

“對不起,夫人。”美淑開口擠出一句話,拽起在中往門口走去。 

在中一頭霧水地跟在後面,跌跌撞撞地出了門。他努力想要搞清楚現在的狀況,可內心莫名的不安讓他根本理不清頭緒。 

花園裏,夕陽的余晖給植物籠罩上一層金色的光芒,允浩抱著他的大狗,在這樣甯靜的花園裏站著。他面無表情地望著對面神情不一的母子。 

在中怔怔地和這個英俊的男孩對視,卻被媽媽一句“允浩少爺”給驚醒。他突然覺得自己很狼狽,又被同齡人看到,因此無地自容地擡起了頭。 

“汪,汪!!”大樹衝美淑吠了兩聲,被允浩扯住。 

直到看見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消失在別墅旁那個閣樓裏。 

 

在中膽怯地站在門口,再不敢往前挪半步。從前的乖僻,倔強,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像個犯了錯的孩子,連委屈都不敢有。但是,如此的乖順卻並不能換來媽媽的好臉色。美淑惱火地把手袋摔到床上,轉過身來:“你那個好色的爸死了?!他不是很有本事嗎?自以爲要什麽有什麽,最後還不是死了?!報應!真是報應!活該他這個下場……” 

女人不斷咒罵,而她此時卻並沒有意識到自己面前站著的僅僅是個十歲的男孩。不僅沒有停止,還專挑難聽的字眼來攻擊在中死去的父親,仿佛要把積累已久的怨氣一次發泄出來。而另一個本不該出現在這場戰爭裏面的主角,只是摳著自己的指甲,眼睛死死地盯著地面。他漂亮的眼睛被頭發擋住,因此看不到表情。 

但是顫抖的肩膀卻讓他複雜的心情昭然而示。 

這種咒罵太熟悉了,從記事起,他就一直生活在這種咒罵當中,熏鼻的酒氣是最好的配料。如今他已經不會再挨打了,這不是很好嗎?多令人激動的解脫! 

所以不管怎麽樣,挨打都是無所謂的。 

似乎是罵累了,女人終于停了下來,屋子頓時恢複了死寂。在中這才擡起頭,意外的,沒有眼淚。 

“你……”女人有些吃驚,但什麽都沒有說出來。 

“爸爸已經死了,我現在只有你一個親人。” 

說這話時,在中很平靜,他的平靜完全不象一個十歲孩子應該有的。因此讓女人怔住了。 

在中掀開自己的上衣,女人深吸了一口氣,捂住嘴巴。 

瘦小的身體上布滿大大小小還圍愈合的傷口。有燙傷,有鞭傷,甚至還有刀傷,橫七豎八,看得人心寒。 

 

“爸爸經常打我,只要一喝醉酒,就會抓著我不放……別人的孩子每天都被爸爸疼著,但是我爸爸就只會用鞭子……”在中聲音很輕,但絲毫不顯得猶豫:“我一直都很想見見媽媽,今天看見你,我很高興……真的,媽媽……但是爲什麽不喜歡我呢……我很想跟你生活啊……” 

女人驚訝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希澈哥說我十八歲就是大人了,等我十八歲的時候你再讓我離開,好不好?”在中的語氣依然很平靜。 

這時女人才仔細觀察了自己漂亮固執的兒子。一陣酸楚湧上心頭,她掩面哭了起來。 

就算開始不了解,現在在中也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他的出現並沒有給媽媽帶來驚喜,而且自己根本就是一個負擔。他不想離開,真的不想。哪怕他住的只是這樣簡單的閣樓,哪怕他真是想三餐溫飽。他愛自己的媽媽,這麽多年來一直都愛。盡管沒有見過他,但每次爸爸打他時,“媽媽”就成了他唯一的支柱。 

正因爲想著有一天能見到她,在中才堅持著。如今這種局面讓這個十歲男孩失望了,但他暗下決心。從這一刻起,他要爲爸爸贖罪,給媽媽帶來幸福。

chi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yoyo
  • 這位作者的另一部作品"床伴"也很好看喔~可以去看看
  • 我去看了
    看了真是讓我捶心肝>"<
    所以我更推床伴2(2M)XDD

    chibi 於 2009/08/04 00:21 回覆

  • YU~
  • 我也愛床伴系列~真的寫的很好…我比較愛2M那篇(給個5一下XD)
  • 給你5

    chibi 於 2009/08/05 22:48 回覆

  • love micky
  • 為什麼我都找不到床伴阿ˊ ˋ

    親知道哪裡可以看到嗎?
  • 可以去他的部落格看
    http://i.yoho.cn/385965/loglist/

    chibi 於 2009/08/11 23:46 回覆

  • FesteClown
  • 哎呀我是搜尋連進來的:P
    竟然有人跟我一樣這麼勤奮地在看文,我最近就是缺文看呢。
    看到親會打心得+連結,真好啊,我可以慢慢地尋寶了~
    有空的話繼續介紹好文啊!:)
  • 謝謝
    不過最近比要少看同人文~空窗期
    有好看的話我一定會介紹~
    你也可以介紹給我一些好文呀^^

    chibi 於 2009/08/11 23:49 回覆

  • FesteClown
  • 哈,剛看完chibiwu介紹的愛無左右,繞來這裡找第二部就看到你的回覆了

    最近我看了一篇不錯的米秀文《三角關係不成立?!》,算是米秀珉三角哦(笑)
    不知道親看過嗎?
    在此附上連結:
    http://blog.yam.com/l70823/category/2426327
  • 不好意思拖這麼久才回~汗
    你說的這個我沒看過~會列入我的書單裡面的^^
    謝謝推薦

    chibi 於 2009/08/27 14: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