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原創的文就是累人~~整個很長........

不過有些真的寫的不錯~讓你想一直看下去~下場就是度數又倍增了吧.....

《鬼差》光看名字就很對我的胃口,接著看下去果然是我的菜

有點于晴跟席绢的風格

要說虐其實我覺得一點都不虐人~因為這兩個人的個性還真是都平淡到不行

088.gif  名稱:鬼差

088.gif  作者:十七

088.gif  類型:陰間/長篇/清水/HE

088.gif  連結:無

088.gif  試閱:

初入地府
  我是一個鬼差。
  嚴格來說,我還不是正式的鬼差。
  我是一個剛通過培訓,正在試用期的鬼差。培訓了三個月,由於上課時常走神,我對於是否能
當個稱職的鬼差,還抱有很大的疑問。幸好鬼頭大哥告訴我,地府每天要接收上萬死魂,如果我不
行,還有很多人替補,所以不用有太大壓力。   這個,大概是地府特有的安慰方式吧。   生前的我很是平凡,高中沒有考上,中專畢業就踏上工作崗位,是偌大廠房裡一個小小的螺絲
釘。這個螺絲釘,十年如一日,做著貼產品標籤的活,請假的日子屈指可數,單調的兩點一線,相
親過幾次,終究還是沒有人看上我。於是,在一次意外中,我結束了剛滿二十九歲的生命,丟下了
高堂老母,獨自來到地府。
  剛來時真以為是穿越時空了,因為那次意外太過慘烈,把我的魂魄打散,好久沒回過神,醒來
時看到自己躺在琉璃瓦做屋頂的木屋中,層層疊疊的白紗圍繞,竹椅上放著一套輕紗霓裳,明顯不
是和我一個時代的。   在心中幾番思量後,我開始覺得,自己一定是「穿」了,不愧是穿越,越平凡的越容易穿,像
我這種平凡到家的,隨便怎麼樣也不應該英年早逝,應該在另一個時空,做一番偉大的事業,讓帥
哥靚仔都愛上我,才能輝煌地終老。   所以,當鬼頭大哥走進木屋時,我裝作很茫然地看著他,第一句話就是:「你是誰?我好像失
去記憶了。」穿越中最俗爛,也是最必須的就是:失憶。   這是一切的開始,可惜不是我的開始,我沒有穿越,我也真的死了。   鬼頭大哥看看我,真的真的很茫然地道:「不會啊,你不是還沒喝孟婆湯嘛?」   「孟婆湯?在人間也能喝到孟婆湯嗎?」我問。   「在人間當然喝不到,可是你在地府啊。」他答得理所當然。   「地府?我不是穿越了嗎?」我一臉詫異。   他終於知道我們之間的「代溝」在哪了,露出一抹瞭然的笑意,他答道,「這裡不是古代,你也
沒有穿越,你只是死了,按照正常程序,進入地府而已。」   我目瞪口呆。我真的死了?   他不以為意,悠哉地從長衫袖袋中取出一包香煙,用打火機點起煙後對我抱怨,「自從閻王大人
迷上唐朝建築風格後,全地府的建築都變成這樣了,我穿長衫也是為了討上司的歡心。」   他還安慰我道,「你放心,你絕對不是第一個以為是『穿越』的人,這二十一世紀帶來的死魂,
三十歲以下的女人,十個有八個以為是『穿越』了。要不是你剛才提了,我還真忘了你也是二十一世
紀來的。」   我真的是死了,雖然當時糗得我連再死一次的心都有了。   ××××   換下死時穿的襯衫牛仔褲,我換上一身唐裝,沒有穿那輕紗霓裳,因為看著穿法似乎很繁複,所
以讓鬼頭大哥弄了件長衫來穿。   期間,我問鬼頭大哥,「我什麼時候可以去投胎?」   鬼頭大哥神秘一笑,說,「這個不急,我還有要事和你商量,先逛逛地府再談。」   走出木屋,才發現天空果然是一片灰濛濛的,和平常的那種黃昏不同,鬼頭大哥告訴我,想在地
府裡看見晴天,就和在人間看到太陽從西邊升起的幾率是一樣的,他還聽說,在天府,日日都是晴天。   我對天府或晴天沒有多大希冀,準確來說,我一直是一個渾渾噩噩的人,對任何事物,都沒有太
高要求。更何況,我還沒有完全從死亡的震撼中擺脫出來,至少有生之年從未預料會如此乾淨利落地
結束了性命,好像不過是出了次遠門,地點是地府罷了。   地府的街道果然與唐朝一般,走出木屋林立的居民區,便是繁忙的街道,各式人來人往,完全和
人間無異,我又有了一種穿越到唐朝的感覺,不過那些人手上的手機又提醒我,這裡不是人間。   「不是人人都喜歡手機的。」鬼頭大哥相當厭惡地看著一個男人手上的iphone,「只有從古代
來的鄉巴佬死魂才喜歡手機,我們現代的死魂都用法術聯繫,誰用手機!哼!」   我們現代的死魂?看來鬼頭大哥和我的年代不遠,老鄉見老鄉,應該惺惺相惜,我又有些走神了。   「法術是什麼?」我問他,哈利波特擁有的那種嗎?   「就是......」他伸出手,食指朝天,一竄小小的火苗在指尖竄動。「隨心所欲地想做什麼就做什
麼。」   我驚為天人,不用咒語,不用手勢,如此「純天然」,不禁讓我對法術萬分敬仰。鬼頭大哥在我
眼中,頓時從一個面貌平凡,身材中等的年輕人升格成身懷法術的絕世高人。   後來我才知道,那些用手機聯繫的,也是通過法術,只是他們從古代來,沒用過手機,覺得新鮮
,就用法術造了一個,而這種法術,比鬼頭大哥演示的,要高深得多。換言之,鬼頭大哥對他們的歧
視,就如城市人對鄉下人的歧視,是沒有根據,且帶有偏見的。   我隨他在街道上走了一段,發覺這街道還真的不是普通的長,看不見盡頭,偶爾有些酒樓、廣場
,基本上沒有商店,可能是因為地府也沒什麼東西需要買賣,最多的就是居民區。   鬼頭大哥帶我進入一家酒樓,酒樓的名字很特別,叫「升棺酒樓」。不過這已經是我看到過的酒
樓名字中,比較好聽的了,前面路過的酒樓叫「餓死酒樓」,似乎生意很好。   「『餓死酒樓』一向客滿,畢竟餓死的人最多了,大家都是一個死法,能聚在一處也是一種緣分
。」鬼頭大哥稍稍跟我解釋了一下,「『升棺酒樓』也不錯,就是有時會遇上上司,你看坐在角落的
那個,就是我的頂頭上司。」   我回頭瞄了那人一眼,穿著一席白衣,看上去和鬼頭大哥一樣,很平凡的樣子,沒什麼特別的。   店裡的夥計皆身著麻布衣裳,利落地端上一壺清酒,我暗自鬆了口氣,還真的怕他端上來的是些
什麼蛇蟲鼠蟻之類,電視上面鬼吃的東西。   鬼頭大哥幫我倒了一杯,他自己也倒了一杯,我好奇地抿了一口,甜甜的,好像果汁。   「這不是酒嗎?」我問他。   「不是,你想喝什麼,它就會變成什麼味道。」他自己一飲而盡,「我的是威士忌。」   我想了想,再喝了一口,果然是葡萄酒的味道。「我需要喝水嗎?我的意思是,我不是死了嗎?」   「死是死了,水對我們來說沒什麼用處,喝進腸胃也會馬上消失,所以只是一種喝的樂趣而已。
」他再為自己倒了一杯,「好像我生前喜歡吸煙喝酒,後來因為病入膏肓,不得不都戒了,現在死了
,我什麼顧慮也沒有了。」   這麼說來,死了似乎還挺好的。我剛這麼想著,卻聽他喃喃自語,「早知道死後可以吸個夠,喝
個夠,活著的時候就應該早早戒了,沒準還能多活幾年。」   鬼頭大哥在生前應該有放不下的人吧,我不自覺想起我媽,無法想像一直相依為命的女兒一旦去
世,對她而言是個多大的打擊,默默地再喝了一口,苦澀的啤酒味。   「不說這個了,」鬼頭大哥一甩手,做了個拋卻煩惱的樣子,興致勃勃地跟我介紹,「這『升棺
酒樓』啊,是我們地府裡面排名第三的酒樓了,一個酒樓好不好,就看他背後老闆的法術高不高,越
是高深的法術,做出來的酒菜越是符合客人的胃口。你別看『餓死酒樓』的人最多,其實酒菜可一點
都不如這兒。」   我有些麻木地點點頭,表示知道了,心裡卻有點糊塗,難道死了的人,都在地府裡過日子,沒有
去投胎的?那地府得有多少人?   他看出了我的疑問,「當然,大部分的死魂都去投胎了,而且死魂不止指人的靈魂,還指各種生
靈死後的靈魂,應該說每天千萬個死魂中,只有極少數會被留下來,而你,就是被留下來的。」   「留下來?留下來做什麼?」我發現鬼頭大哥那平凡黝黑的臉上竟然也浮現出了一絲光彩,好像
將死之人的迴光返照一樣。   他神秘地湊近我,吐出幾個字,「做-鬼-差。」   鬼差?

入職培訓

  鬼差,照鬼頭大哥的說法,就是地府中的百姓,也是最平凡的一種官職。
  在地府,是不會有死魂的,死魂都在枉死城裡等著判罪或投胎。在地府的,都是為官的。而鬼
差,相當於九品芝麻官手下干雜務的差役,也就是說,官已經小到不能再小了。   而在鬼頭大哥看來,顯然,從死魂到鬼差,絕對是麻雀變鳳凰,一個質的飛越。   「鬼差要做什麼呢?」雖然他說了很多關於鬼差的地位,在死魂中是多麼多麼的無以倫比,但
我還是不太清楚,鬼差是幹什麼的。   「鬼差的工作很輕鬆,就是定魂罷了。」對於工作內容,他卻只有輕描淡寫的一句,「在鬼吏
到來之前,要把死魂定在屍體上,省的飄出去亂晃,擾亂人間。」   「我以為收魂是牛頭馬面的工作。」 我回想了一下,鬼差好像是運送魂魄的吧,但真實情況是
怎樣,估計也只有到了地府才清楚。   「非也,非也。」他擺擺手,「首先,不管是牛頭馬面還是黑白無常都是人間傳說,其實不過
就是鬼吏。其次,世上死魂那麼多,鬼吏怎麼抓得過來,尤其是人類的死魂,一不小心,飄遠了,
很難追回來,還會為禍旁人。這時就需要鬼差,把人類的死魂定住,他們才能優哉游哉地收魂啊。」   敢情只是為了減輕鬼吏的工作量,那不就是鬼吏的助手嘛。「為什麼選中我?」難道有什麼抽
籤形式,我正好抽到了?   「因為你,安分守己。」鬼頭大哥看我的眼神非常讓我毛骨悚然,簡直是對我很滿意。   「安分守己?」這是什麼意思?   「安分守己地過日子,十年都在一家廠,一個工作崗位,做著同一件事情,沒有調動,沒有搬
家,沒有休假,十年中的每一天,基本上都重複得一模一樣。」   聽上去--很悲哀的人生。「這是優點嗎?」   「當然!」鬼頭大哥欣慰地拍拍我的肩膀,「你可是我千挑萬選的,我等你很久了。」   我汗毛豎起,等我死嗎?「為什麼?」   沒理會我的詭異眼神,他繼續道,「因為,鬼差任期一百年,但是已經很久很久,應該說是從
沒有人,能做滿一百年,我期待你可以破這個記錄。」   「從沒有人做滿?」   「不錯,跳槽率百分之百。」他很悲痛地承認。   死魂是不會出汗的,我覺得如果能出汗的話,我應該在冒冷汗了。「我......可不可以不做?」   「可以。」他這兩個字吐得咬牙切齒。「地府最不缺的,就是死魂了,你不做,自有其他死魂
可以做,你可以選擇去投胎,但是,你真的不想做嗎?」   「做了,有什麼好處?我是說除了比死魂地位更崇高以外的其他好處。」   鬼頭大哥想了想,眼中閃過類似狡詐的光芒,「鬼差可以重返人間,而且和鬼吏不同,一般人
能看到他們。」   能重返人間?   我愣愣地低語,母親那形容憔悴的臉浮現在我腦中,她還好嗎?「能在人間行走?」   「不錯。」他拍胸脯保證。   「平常人能看得到我?」   「當然。」   「好的,我答應你,我當鬼差。」   我想回去,就是遠遠看一眼也好,看她過的如何。因為她是我在世上唯一放不下的親人。   「太好了!」鬼頭大哥跳了起來,高興得忘乎所以。   我面前突然出現一張合約,他一把抓起我右手大拇指,往合約右下角一摁,一個紅色指印浮現
紙上。「就這麼說定了。」   我茫然地抬頭看鬼頭大哥,發現他變得異常年輕異常高大,這種超乎尋常的興奮讓我有種被騙
的不詳預感
 

chi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